快三平台官方网站

  • <tr id='oZ5uKR'><strong id='oZ5uKR'></strong><small id='oZ5uKR'></small><button id='oZ5uKR'></button><li id='oZ5uKR'><noscript id='oZ5uKR'><big id='oZ5uKR'></big><dt id='oZ5uK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Z5uKR'><option id='oZ5uKR'><table id='oZ5uKR'><blockquote id='oZ5uKR'><tbody id='oZ5uK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Z5uKR'></u><kbd id='oZ5uKR'><kbd id='oZ5uK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Z5uKR'><strong id='oZ5uK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Z5uK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Z5uK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Z5uK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Z5uKR'><em id='oZ5uKR'></em><td id='oZ5uKR'><div id='oZ5uK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Z5uKR'><big id='oZ5uKR'><big id='oZ5uKR'></big><legend id='oZ5uK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Z5uKR'><div id='oZ5uKR'><ins id='oZ5uK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Z5uK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Z5uK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Z5uKR'><q id='oZ5uKR'><noscript id='oZ5uKR'></noscript><dt id='oZ5uK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Z5uKR'><i id='oZ5uK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aDC年龄确认18周岁

                   一众弟子,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被困在阵中,大家当真有种上天无路,下地无门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一群人脸色发黑,被阴煞之气所冲,急忙坐下来调理精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骂骂咧咧,暗道赢家忒不是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多人,竟然部被他们困在阵中,一点也不顾及大家的性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有的人傻愣愣的盯着天上,还在回想刚才的逆天一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剑,气势万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落下后,并没有任何的爆炸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声音不大,但是地面的泥土好像被翻过一样,一个个往上裂开了口子,皱巴巴的成了一片废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显然,刚才那一剑,把这方圆十万米的地脉都给斩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怨不得赢家族长和一群族老在城楼上大呼小叫的哭喊,这种级别的防御法阵,让人一剑破了,损失的可不是一百亿灵石那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天才,赢宗汉顶着一个绿帽子,冲着龙飞持剑大骂,“小贼,你行如此灭绝之事,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吗?这可是我们赢家上百代人的心血,你就这么给我们毁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大学校花军训俏皮写真

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脑袋被龙飞剃光,上面的剑气还没有排干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发根长出来,瞬间被剑气所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只能带着帽子遮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世界的人没有讲究,一顶绿帽子带的还挺合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盯着他的绿帽子满是欣赏,只是对他的话不甚认同,出言反驳道,“赢家天才,你的话让人很寒心。你们赢家上百代的阵法重要,还是凌霄宫外门八十万的弟子性命重要?阵法没有了可以再建,可是这八十万弟子的性命要是丢了,还能再死而复生吗?你们赢家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宗汉气的帽子一颤道,“你们若是不来我们赢家,哪里来的此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冷冷大笑,“笑话,这九天城是天下人的九天城,岂是你赢家的九天城?我们又没有私闯你们赢家家门,难道连这赢家的外面也不能路过了吗?况且,我们是来跟你们好心切磋,又不是要攻打你们赢家?你们赢家何须下此狠手,用这阴毒的阵法来对付我们?你们睁大眼睛瞧瞧我的师兄弟,他们都被这阵法折磨成什么样子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挥挥手,让人散开,把那些脸色发黑的受害者露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真是戏精上身,还滚在地上口吐白沫,大喊自己不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宗汉被怼的说不上话,讲道理哪里是龙飞的对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他气的满脸涨红,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反驳,只得求助的看着赢家族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被刚才龙飞破阵的那一剑给吓到了,满脸涨红的冲着龙飞道,“此阵虽然厉害,但是却也没有伤你们性命。你带人速速离去,我赢家这阵法不让你们赔偿,已经够对你们开恩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持剑喝道,“刚才你要跟我这样好好说话,也许我们还能离开。但是现在,我的师兄弟病的病,半死的半死,你让我们怎么离去。此事你们赢家不给个补偿,即便是帝君来了,我也得上去要个说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一群外门弟子不用龙飞说,一个个振臂已经大呼小叫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刚才着实被吓了个够呛,要不是龙飞,恐怕都要被这阵法炼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吼声震天,那是杀气沸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一群热血少年如此抱团,可不是开玩笑的。尤其是有龙飞这个妖孽带头,搞不好就要发生姜家祖地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各家族长怕的就是这个,反正龙飞是虱子多了不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九号矿洞都关过了,他们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对付这个小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无奈妥协道,“行,我们给补偿还不行。与其他家族一样,藏书阁要你待一个时辰,给你一百亿灵石补偿,你看怎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后面的弟子,一下安静了下来,都看着龙飞,等着这位老大定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一脸正气道,“赢家族长,我是个心善的人,不是土匪。我们过来,不是为了打劫来了。要是刚才你没有用阵法对付我们,这个条件我或许会答应。但是现在,我们师兄弟病的病,残的残,你给这点灵石,是不是太少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一群弟子在后面憋住笑,心道老大就是老大,一百亿对他们来说已经不少了,可是老大却不满意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再次振臂大叫,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说法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和一群族老的脸都黑了,谁家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百亿,已经是一个月的岁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除却开支,那就是小半年的利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这家伙,一笔交出这么多钱,他们心里已经够是不满,现在这个家伙竟然还不满足?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嘴角抽搐道,“你想要多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嘴角勾起道,“我是个心善的人,做不得伤天害理的事情。公平价格,你出两百亿,给我的师兄弟看病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都想骂出来,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,一个劲的说自己心善,办事比谁都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眼下外围大阵已经破掉,一群族老事情越闹越大,纷纷劝说族长冷静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家族都服软,他们犯不着跟着些半大的小子拼死拼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赢家族长咬着牙,从家族的内库里取出两百亿装进纳戒扔给了龙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龙飞拿到后瞧了眼,一把扔给了孙郎,一步踏进了赢家,进了藏书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他的动作干练,完出乎赢家族老的意外,没想到这小子对两百亿竟然一点都不动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大威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大威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老大威武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外门弟子惊喜的都兴奋大叫,这一次虽然吃了点苦,但是能多分一倍的灵石,怎么能不让人高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有探子遇剑而出,纷纷四散通风报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大街上,有高头大马沿街飞奔而过,敲锣打鼓的大叫,“赢家服软,大阵被迫,两百亿妥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酒楼里,一群豪赌的客人有人兴奋大叫,有人拍着桌子骂娘,大骂赢家没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祖传的阵法被破,竟然还能服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七公主醉酒大笑,“我说了吧?千万不要跟这个家伙比阵法,他可是阵法大师,一个区区的阴煞大阵怎能困得住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张祐风摇头叹气,“完了,九族里三家都服软了,我看看后面还能有谁拦得住这小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叶惊虹盯着七公主问道,“难道这小子就没有什么弱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七公主想了想道,“有,他的心软,见不得女人流泪。我看你们叶家把女弟子部送上城楼,等这小子带人过去,你就让她们可劲的哭。那一个个小可怜梨花带雨,柔弱娇怜的样子一露。我保证,那个家伙一定心软的掉头就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主意不错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张祐风拍手叫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“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叶惊虹揉着脑袋笑骂,堂堂的叶家,怎可靠一群女人求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