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最大的快三投注平台

  • <tr id='oiEi9Q'><strong id='oiEi9Q'></strong><small id='oiEi9Q'></small><button id='oiEi9Q'></button><li id='oiEi9Q'><noscript id='oiEi9Q'><big id='oiEi9Q'></big><dt id='oiEi9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iEi9Q'><option id='oiEi9Q'><table id='oiEi9Q'><blockquote id='oiEi9Q'><tbody id='oiEi9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oiEi9Q'></u><kbd id='oiEi9Q'><kbd id='oiEi9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oiEi9Q'><strong id='oiEi9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oiEi9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oiEi9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oiEi9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oiEi9Q'><em id='oiEi9Q'></em><td id='oiEi9Q'><div id='oiEi9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iEi9Q'><big id='oiEi9Q'><big id='oiEi9Q'></big><legend id='oiEi9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oiEi9Q'><div id='oiEi9Q'><ins id='oiEi9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oiEi9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oiEi9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oiEi9Q'><q id='oiEi9Q'><noscript id='oiEi9Q'></noscript><dt id='oiEi9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oiEi9Q'><i id='oiEi9Q'></i>

                f2短视频app下载网址官方

             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             茶楼内,众多生灵望着那一袭白衣。

                有生灵甚至在跪拜,崇敬,惶恐,畏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望着这众生百态,淡淡的瞥了一眼那曾出言诋毁于他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等生灵,在仙界,不会是少数。

                甚至,眼前这一尊生灵仅仅是大罗九转的金仙,就算是混元仙尊,曾经的圣人,大帝,如今的仙王,又有多少人在戳他秦长青的脊梁骨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更不曾有半点在意,众生有人恨他,可若见他,敬他如敬神,畏他如畏虎。

                那生灵满是恐惧,谁能想到,他会遇到秦轩,这位屠灭前古,葬尽神灵的长生大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这一脉,不论谁为源头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不朽帝岳下,自斩一境,跪穿地三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轻声开口,留下了一句话,让那一尊生灵如劫后余生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的目光,却是落在那目瞪口呆的少女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高马尾甜美清纯森女系列高清写真

                他为她而来!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踏步,在绫罗面带恐惧,敬畏,不安的目光中,走到了绫罗的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如今可有姓名?”

                秦轩的话语,让绫罗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满是卑微的跪在地上,少女之身颤抖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回,回禀前辈,小女姓名绫罗,是……是小女自取的名字。”她不敢望向秦轩,匍匐在地面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轻轻点头,“随我来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音落,他便转身,绫罗抬头,却满是茫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小丫头,这是羡煞了多少人的大机缘,还不快去跟上!”一旁的老于头在满是震骇后,连忙对绫罗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可是楼主……”绫罗在迟疑,在她眼中,秦轩纵然高高在上,气度非凡,可却远不如这茶楼的主人让她更加敬畏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放心,这楼主自不敢多言。”老于头连忙低声道:“这位,可是仙界至高无上的存在,比起这茶楼之主强大亿万倍!”

                绫罗仍旧有些挣扎,她望着秦轩的背影,似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      忽然,她微微咬牙,挪步向秦轩追去。

                老于头望着绫罗的背影,满是唏嘘,“看来,我得多出一位长辈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话音落,这茶楼之主已经莅临,混元之眸注视着老于头。

                老于头却是淡淡一笑,他翻掌手中出一令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混元仙尊顿时面色骤变,连忙躬身施礼,“在下,见过道庭前辈!”

                青帝殿,道庭嫡系,混元真道令!

                老于头扶须一笑,“罢了,看来此地说不成书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他踏步走向茶楼外,也未曾看向之前出言讥讽的那斗笠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终究是井蛙喧天,他听过太多诋毁之音,可又有谁人,敢于道在青帝殿前?

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仙城外,绫罗快步跟着秦轩的踪迹。

                直至入这仙城外,秦轩方才回眸看了一眼绫罗。

                忽然,秦轩指尖有一抹无色帝力,直入绫罗的眉心。

                轰!

                隐隐有轮回道则交织,绫罗顿时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                足足片刻,绫罗脸上的神情方才稍稍有缓。

                那一双眸子,更是截然变化,看到秦轩时,她的那一双瞳孔更是在微微凝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秦长青!”绫罗在开口,她望着秦轩的背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与,有些许因果。”秦轩淡淡出声,“万世皇女,我说过,我们会再见!”

                曾经,她是禁地之中的古之骄女,万世无双,可如今,她却仅仅是这世间最普通的少女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万世皇女的眼中有些许复杂,她知晓,如今的秦轩,绝对并非她能够抗衡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若非是秦轩,她这一世,或许会泯然于众,若干年后,世人将不记万世皇女之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唤醒了我的记忆,又当如何?”万世皇女声音平静,她与秦轩的确有一抹因果,但这一抹因果,无足轻重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负手而立,“我此生收有两位徒弟,一为太始伏天,当世青帝!二为徐宁,我授字两生,如今魔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若愿为我第三名弟子,我当授传承,赐予一字,以断这因果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若是不愿,天地之大,记忆苏醒,大可纵横!”

                秦轩的话语很轻,更或者说,不论是绫罗选择哪一条路,对他都无足轻重。

                可对于绫罗而言,却是瞳孔微震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秦轩之力,早已经超越了前古太多,可她是万世皇女,前古无双姿。

                拜秦轩为师,她要先折心中无双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秦长青,如今的确可为古今之巅,可我未必会想成为的徒弟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的道,未必适合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绫罗开口,她望着秦轩的背影,心中也在沉思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轻轻点头,并未多言,便要踏步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忽然,绫罗再次出声,“不过,比我强,这是不争的事实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曾在葬帝陵太久,自以为自己无双,或许,低头未必是一件错事!”

                绫罗的脸上,有一抹淡淡的笑容,“拜为师又如何?或许,他日我青出于蓝胜于蓝日,便是秦长青后悔之时!”

                绫罗整理了一下杂役之衣,忽然双膝跪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,曾有万世皇女之名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,曾有姓名凰天极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,当斩过去,自名绫罗,拜一人为师,他日,当以盖世姿,求胜过一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绫罗跪地,她望着秦轩的背影,眼中,却是无尽的傲气与睥睨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折的只是锐气,并非是那万世之傲,前古之尊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一跪,她只求胜一人,他日凌云天地时,谁人言轻辱?

                绫罗目光炯炯,望着秦轩,后路已尽,前路可期。

                秦轩淡淡的看了一眼绫罗,“世间有太多人想要胜我,想要胜,得有个先来后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赐一姓为秦,赐两字万世!”

                “秦绫罗,秦万世,可有异议?”

                秦轩的眼中,仍旧是平静,他看到了秦绫罗眼中的野心和傲气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,他秦长青也并不在乎。

                秦绫罗双唇微挑,虽然她已不复曾经倾倒众生之容,杂役之面略显苍白,但这一抹笑容,却仍有睥睨世间的霸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她双手高举,旋即贴地,“秦万世,拜见我师!”

                秦轩轻轻点头,当即,他脚下一踏,便有一股无形帝力席卷天地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步登天起,携徒入天地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是数息,便已出现在不朽帝岳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随着一人出现,整个不朽帝岳都如若在震动,更如沸腾。